程8后羿

妥妥的一个二次元蛇精病。喜欢画画,喜欢与考古有关的事。想成为服装设计师

[曦澄]腐眼看人基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这个脑洞是我半夜突发奇想冒出来的。求各位小伙伴儿看完给个评论,给点儿评价。

   自从魏无羡跟蓝忘机跑了之后,江澄但凡看到两个男的亲密一点儿都会觉得他们有一腿。
    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亲热“蓝二哥哥,羡羡要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江澄一个白眼翻过去“哼!死给!”
     聂怀桑正在拉近与未来媳妇儿的距离,刚刚摸到景仪的小手,江澄飘过去“哼!死给!”蓝景仪一脸懵逼“江宗主怎么了?⊙▽⊙”
      定期巡检观音庙,看到封印的某两位的棺木振动,江澄“……”,“哼!死给!”死了还给我秀恩爱,该你俩关在里边儿!
     路过蓝气人的房间听到里边的动静“温若寒!你别乱摸!”
      “哼!死给!”原来叔夫也这么傲娇呢。
      看见蓝思追和金凌腻歪“金凌~你好久都没有亲我了~”“你别这样,舅舅看到会打断我的腿的!”
      江澄远远地看见了“哼!死……”⊙▽⊙!!!“金凌!你给我滚过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直到有一天,魏无羡看师妹只能与狗对愁眠,还老骂别人死给,很是担心师妹会不会真的一辈子与狗为伴儿。于是他诓江澄给蓝曦臣喂了一口酒,并告诉江澄蓝家人都是一杯倒,醉了特别搞笑。本着想看雅正的泽芜君醉酒之后的糗样,江澄信了魏无羡的鬼话,事实证明魏无羡的话果然是鬼话,谁信他谁是傻子。
     在被蓝曦臣狠狠地疼爱了一夜之后,江小傻子躺在床上揉着腰明白了这个道理,并发誓一定要让仙子咬死那个姓魏的,莲花坞一定要多养几只狗!
      温文尔雅的泽芜君温柔地为心上人揉着腰,表示要好好感谢弟妹一番。
       茶馆儿里几个修士喝着茶,聊着最近修真界的新鲜事儿,修士甲“哎,你们听说了没,江蓝两家联姻了!”
        修士乙“是啊是啊,听说江宗主和夷陵老祖都嫁了,尤其是那江宗主,真是叫人意外呀!以前老骂别人死给呢。”
      修士丙悠悠地来了一句“呵呵,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谁会想到那么讨厌断袖的江宗主有一天会被一个貌美如花的男人攻略了呢,关键他还是下面那个!叫你腐眼看人基,怎么样,自己也基了吧。所以说“恐同即深柜”还是很有道理的。

[曦澄]江宗主的蓝狗狗

好久没写文了,今天报个到。

          “哎,听说了么,江宗主最近又养了一只新宠。”

           “哎,是啊,听说还挺凶猛,给江宗主咬得,脖子上全是伤啊!”

            江澄最近撸狗撸得厉害,仙子都秃噜皮了,金凌心疼狗,于是跑去向蓝曦臣告状。

             “二舅父,您快管管舅舅吧!仙子都快被舅舅薅成肉老鼠了!”

             身为金凌的二舅夫怎能坐看仙子变成秃狗呢!(其实是因为江澄最近太沉迷于撸狗冷落了他,蓝曦臣吃醋了)

              江澄一进门就看到蓝曦臣衣衫半解,眼神迷离的靠在床边。
              “靠!蓝曦臣你干嘛!”
               “晚吟,我好看吗?”
              “蓝曦臣!你发什么神经!”
               “晚吟,我比仙子好看吧,手感也比仙子要好呢,晚吟要撸就撸我吧。”蓝曦臣你的雅正呢!你ooc了知道吗!
               一夜苦战之后江澄已生无可恋。妈的,狗不让撸,那我就好好撸撸人!于是江澄把蓝曦臣一顿揉,结果却被某人兽性大发地又教育了一顿。
               对此仙子表示自己一身漂亮的狗毛终于有了保障,并且一个月内没有对着某位见狗怂嗞牙咧嘴。

:[曦澄]江湖少年

其实内容跟标题没太大关系,前一篇文能获得大家的喜欢我很惊讶,毕竟第一次写文没什么经验,谢谢大家喜欢。😀

         曾经的江澄是与魏无羡快意江湖的江湖少年,如今两人谈起曾经在江湖闯荡的英勇事迹仍是感慨万千。江澄尽管成为蓝家主母多年,却从未屈服过。这主要表现在:
    
         “宗主!宗主!主母大人失踪了!他还给您留了封信!”清晨负责打扫的弟子冲进客堂。蓝曦臣正与几位宗主议事,听了这个消息连招呼都不打就冲了出去,速度之快几位宗主都没望见人影儿。没办法,蓝宗主特别心焦媳妇儿的美名在修真界早已传遍。搞得一些宗主天天被夫人揪着耳朵念叨“你看看人家蓝宗主,多宠他媳妇儿,你再看看你,你跟人家能比吗!”
          当天傍晚,蓝家门生就看见主母大人被自家宗主抗回了寒室。深夜还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然后主母大人三天没有出寒室,期间魏二太太拉着含光君去了寒室一回,可不知为什么被赶了出来,魏无羡笑得满脸褶子,边走边说“师妹啊,早让你安分点了,下不了床了吧。”
   

          后来,像这样的事儿又发生了很多回,搞得蓝家门生对主母出走这件事已经见怪不怪了。

           再又一次出走未遂被蓝曦臣逮回蓝家一通调教之后,江澄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

            “蓝曦臣!!!你给我等着!老子不会屈服的!!!!!”

             “晚吟,是不是为夫昨晚没让你满意啊,要不,咱们继续?”

              “不要!蓝曦臣你别过来!!我很满意!!”

               然后,江澄一连七天没下地走路。

                澄澄心里苦,但澄澄不说。(ノಥ益ಥ)

(曦澄)从前有个莲花仙

           一夜缠绵之后,江澄从酸软中醒来。
            “你谁!!!”江澄一脚将人踹下床,顺便拉过被子将自己布满吻痕的身子遮住。
             “阿澄,我不是故意的”蓝曦臣拉住江澄的手,却被江澄甩掉。
             “你别碰我!”
              “阿澄,你不要激动,我会负责的,你听我解释!”
              蓝曦臣费了半天劲儿给暴怒的江澄解释,江澄的火才稍微降点儿。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江澄在心里琢磨了一下,自己现在在下界,神仙的身份不能泄露。再说,那日中了魅妖的招也确实是这小子救了自己,虽然被他破了守了几千年的处男之身,但神仙嘛,活得久了也就不在乎了。想通了这些,江澄果断地敲晕了蓝曦臣离开了。
             因着人间的大好风光,江澄不想那么早回天界,于是继续在人界晃悠。
              一恍三年过去了,江澄又晃回了自己丟了处男之身的地方,曾经的那段风月事又回现在脑海中,江澄老脸一红,不过,那小子长得还真是俊,那相貌放在天界恐怕也是少见的。江澄这边儿正想着,背后响起了一道温润的声音
              “阿澄?是你吗?”声音中饱含惊喜与深情。
              江澄心中咯噔一声,不会这么巧吧!僵硬地转过身,熟悉的俊颜,熟悉的修长身姿。江澄已经说不出话了。
             “阿澄,我等了三年,也念了你三年。”蓝曦臣上前抓紧江澄的手。
               “那时你一声不响地走了,我好不容易等回了你,这次绝不再让你离开我!”
                “你……”江澄还没说出口就被人一把抱住。
                “阿澄,如果你还要离开,那我就和你一起走,不管你去何处,我必伴你左右!”
                江澄作为一个单了几千年的单身狗,每夜与狗对愁眠的日子实在孤单,听了这话也很感动。他扳过蓝曦臣的脸与他对视
                 “你给我听好,我不是人,我是天界的神仙,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我们之间有的不仅是时间的阻碍,你陪不了我永远,在你百年之后我又是孤身一人,如果你愿意和我生生世世,那我便愿意世世寻你,若你不愿与我长久,那便早早打消这份念头。”
                 “阿澄,自遇见你时起,我便有了与你生生世世的念头,只要你不嫌弃我是个凡人,我一定不负你。”蓝曦臣说着说着就咬上了江澄的唇,嗯,滋味还是那么好。
        啊?你问后来?后来啊,蓝曦臣给久未联系的蓝家修书一封,承认自己断了袖,给家族传宗接代的事儿还是交给忘机吧。
          蓝启仁看完信拍碎了一张桌子。而蓝忘机则面无表情地搂着魏无羡表示只想和魏婴天天。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里意味不明地笑着:江澄啊江澄,你果然在我英明神武地带领下断了袖。好有成就感怎么办!我成功带弯了宇宙第一直男江宇直肿么办!
           多年以后,天界云梦仙府。
            “蓝曦臣!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神仙了!”江澄靠在软榻上眯着杏眸沉声道。
             “阿澄,在人界时我是真地不知。”我们的泽芜仙君一边替媳妇儿揉腰一边解释。“晚吟,昨晚嗓子叫哑了吧,我给你熬碗雪梨汁吧。”
            “你还说!我昨晚不是叫你停了吗!”江澄羞红了脸。“蓝曦臣,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总不至于因为我们睡了一晚你就爱上我了吧?”
            蓝曦臣但笑不语。三千年前,在王母的蟠桃宴上,蓝曦臣远远望见了一抹紫色,又在蟠桃园纷飞的桃花中看见了那个令三千世界失色的美人,从此,枯燥了几千年的神仙心便开始沸腾。得知江澄要下界游历,自请下凡厉劫,只为邂逅这一段爱情。
             司命星君奋笔急书,边写边念叨“哈哈,又多了一个八卦,早看出泽芜仙君那点儿猫腻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号称宇宙第一直男的莲花坞主人居然真的被掰弯了。”
              今天的仙界众人依旧很八卦呢!

(曦澄)从前有个莲花仙

第一次发文章,文笔不好请原谅。蓝大非常ooc有众多私设,应该不会很长,求各位前辈指教。(=^_^=)
         江澄自从飞升后就再没这么憋屈过了。看着眼前笑得人畜无害的某人,江澄忍着拍死他的冲动,硬生生地挤出稍微温和的表情,
         “你到底要我怎么报答你?”
            “我说了,我只要晚吟。”蓝曦臣笑吟吟地看着江澄。
            事情是这样的,江澄前些天下凡历练,遇见一只千年魅妖,与其搏斗时不甚中了那魅妖的毒,既是魅妖那可想而知中了何毒。毒发之际遇见了蓝曦臣,蓝曦臣是大夫,本着医德仁心将江澄带回了家。在蓝曦臣抱着江澄回家途中,江澄因为魅毒浑身躁热难耐,在蓝曦臣怀中蹭来蹭去。蓝曦臣本是一个正人君子,活了十八年从未近过女色,不知情滋味。谁知今日从山上采药归来,看见一紫衣男子倒在树林里,走近一看,男子细眉杏目,眸中春水泛滥,莹白如玉的面颊上透着一缕不正常的红。顿时心生怜爱(这大概就是心动吧。)
         本就心生爱慕,江澄这一躁动自然点燃蓝曦臣的火,但蓝曦臣自幼受蓝家家规熏陶,绝不做苟且之人,强忍着回了家。
         将江澄放在塌上,准备去熬药为江澄解毒,不料被江澄反手一拉,压在了江澄身上,俩人呼吸纠缠在一起,蓝曦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望瞬间复燃。
          “你叫什么名字?”
             “江……澄……唔嗯……”
            “江澄是吧,自己点的火自己负责灭噢。”蓝曦臣喘着粗气,再也忍不住了欺身压上江澄的嫩唇。